胡歌談主演電影感受:堅定了這條路會一直走下去

胡歌談主演電影感受:堅定了這條路會一直走下去
2019年05月19日 17:23 新浪娛樂

胡歌談到主演《南方車站》的感受時表示,“整個拍攝對自己是一次非常珍貴的經歷,也讓我堅定了這條路會一直走下去。”

《南方車站的聚會》發布會現場 《南方車站的聚會》發布會現場

  新浪娛樂訊 法國當地時間5月19日,入圍本屆戛納電影節主競賽單元的唯一華語片《南方車站的聚會》舉行官方發布會。刁亦男導演闡釋了創作緣起和他想通過電影表達的主題,片中胡歌[微博]和桂綸鎂[微博]飾演是兩個孤單的靈魂,雖未用語言道破,但互相之間用行動表現出某種情愫。

  胡歌在發布會上表示自己是第一次主演電影,感謝刁導把他真正領進了電影藝術殿堂,他會在這條路上繼續堅定地走下去。他還分享了自己在拍攝期間不自信、沒有安定感的心境,但這種狀態恰好也是角色所需要的,桂綸鎂則表示她的內心想法與胡歌不謀而合。刁亦男導演稱“選演員的視角應該更開闊”,他舉了張國榮和阿蘭·德龍的例子來說明胡歌也可以演悍匪。

  刁亦男闡釋創作緣起:改編自真實事件,中國為黑色電影提供土壤

  電影展現異托邦故事,希望找回倫理道義價值觀

  繼《制服》《夜車》《白日焰火》之后,刁亦男的第四部導演作品依舊采用了黑色電影類型片風格,被問為何對黑色電影情有獨鐘,刁亦男表示:“黑色電影是一種很風格化的類型片,有很強的戲劇性。當你把風格化、戲劇性融合在一起時,很容易拍出好看、有作者表達的電影。中國發展到今天,存在這樣那樣的問題,都給拍黑色電影提供了土壤。”至于主要想傳達的主題,刁亦男稱不會刻意設定一個先入為主的主題,而是把他感興趣的事實有機融合在一起。在電影里,每人都有各自的困境,他們通過冒險、抵抗、犧牲獲得了自由,這是指引我們生活的動力。

  有記者提問,整部電影感覺離現實比較遠,人物都生活在真空里,為什么要這樣表現這個故事?刁亦男導演回應稱,“生活當中我們有一個‘烏托邦’的概念,在這個電影里我想表述的是有關我們生活的之外的‘異托邦’,通過酒館、灰色交易場等空間來展現。在我們內心也會有一個異托邦,是關于自我內心的一個投射。

  “你在片中看到這些景觀其實都是非常真實的。這個故事來自真實事件,包括小偷一起開會,都有事實為基礎。可能我們沒有拍都市生活,會讓你感覺離城市比較遠。但傳達這種力度的愿望,我希望能夠被觀眾捕捉到。倫理道義是很傳統的價值觀,在社會發展中漸漸被失去,他們應該被置于前所未有的重要位置。”

  胡歌桂綸鎂對表演不自信,狀態與角色接近

  導演:選演員視野要開闊,胡歌也可以演悍匪

  發布會上有記者提到胡歌此前不常演電影,對此胡歌分享了自己的感受:“我非常感謝刁導把我真正領進了電影藝術殿堂,這是我第一部主演的電影,從角色準備,到體驗生活,到拍攝過程,對我來說都是珍貴的經歷。也讓我堅定了這條路會繼續走下去。”

  胡歌坦言自己飾演這樣一個角色不太自信,但他覺得這樣不安定的狀態其實和角色很接近,就把這種狀態保留到了拍攝最后。胡歌說:“這次和我所有表演經歷都不一樣,以前我努力把自己調整到接近人物的狀態,我力圖做到每次面對鏡頭都自信滿滿。但這次我沒有刻意把自己變得很自信,每天都忐忑不安,不知道自己演得好不好。我一開始也會擔心,但是發現這樣的狀態和人物很接近,是表演需要的。我把生活中的不安全感延續到了拍攝的最后。”

  “但在所有的不安定中,還是要有一致的一個點。對于澤農這個人物來說,就是會在桂綸鎂身上孤注一擲,把所有希望寄托在她的身上。而我孤注一擲的點在于,我可以完全把自己放進去。”

  緊接著桂綸鎂驚訝表示,她和胡歌有著同樣的心境:“我飾演的劉愛愛在一個善良的底色之上,面對了一場賭注。她不知道自己有沒有贏的機會,但她愿意賭,因為可能改變命運。我拍戲的時候也很不安,我一直不太確定該如何表現這個角色,后來我覺得這種情緒和劉愛愛是很雷同的,這一點我跟胡歌的感受很接近。”

  刁亦男導演稱,澤農和愛愛兩個主角的關系是微妙而復雜的。在強大的壓力下,他們始終是兩個孤單的靈魂,沒有用語言表達,但是用行動展現了某種存在的情愫。“我理解這樣一種關系也是很迷人的,我不希望用直白的語言來傳遞,那樣不符合電影的情境”,刁亦男說。

  刁亦男透露,他選擇演員的標準不是從現實里先入為主的概念出發,而是從人物氣質出發,要相信胡歌就是悍匪,那么他就是存在的。“在影史上也有張國榮這樣的偶像和王家衛[微博]合作,阿蘭·德龍也會和新浪潮導演合作拍嚴肅的電影,這是不矛盾的。選演員的視野應該更開闊。”

  談方言與體驗生活:

  武漢話是進入角色的鑰匙,廖凡[微博]在刑警隊獲得角色靈感

  發布會上,有一位駐法記者表示自己是武漢人,不理解為何主創里沒有一個武漢人,全片卻都要講武漢話,這跟賈樟柯[微博]和侯孝賢[微博]拍自己家鄉話是不同的,這是否有必要,或者是否是對官方語言系統的一種反抗?

  刁亦男導演回答:“我們這個電影最早想在廣東拍,找一個有很多湖水的城市,這個湖最好和城中村有聯系,結果沒有合適的,后來我們又想在銀川找,發現也不是很理想。我想起武漢是百湖之城,待了兩天就發現非常符合我們的需要,于是就要在武漢拍,那么就要說武漢話。為什么要說武漢話呢?因為除了在座的主演以外,片中其他演員都是武漢人,如果其他人說武漢話、他們不說,就會很奇怪。所以我要求主演學武漢話,跟群眾演員融在一起,這也是進入角色的鑰匙。”

  廖凡則透露,他剛進組的時候,桂綸鎂已經在當地學了三個月武漢話。他也找了一個老師學,但老師總說他講的是四川話,不像武漢話。廖凡去刑警隊體驗生活,發現一個有趣的人,在心里把他設定成自己要演的角色,他對廖凡塑造角色的幫助非常大,很多語氣詞都是從他身上學的,這樣武漢話就顯得地道多了。

  刁亦男導演的上部作品《白日焰火》曾獲柏林金熊獎,廖凡曾獲柏林影帝,這一榮譽在發布會上也被提及。廖凡稱,很高興能再度和刁亦男導演合作,最初得知要演的又是一個警察時,他還胡思亂想了一番:會不會兩個警察角色是有關聯的?會不會演的是《白日焰火》里的警察年輕時在湖北工作的故事?當然,這只是一個玩笑,兩部電影的風格還是截然不同的。主演每個人都要體驗生活,廖凡在刑警隊觀察警察們的工作、生活,跟他們一起去打靶,有一次還差點跟他們一同去執行任務。

  《南方車站的聚會》已于18日在戛納全球首映,外媒場刊評分2.8,是目前電影節進行到半程時,主競賽第二高的評分。

  (何小沁/文 李鵬/攝像)

(責編:隱)

新浪娛樂公眾號
新浪娛樂公眾號

更多娛樂八卦、明星獨家視頻、音頻,粉絲福利掃描二維碼關注(sinaentertainment)

娛樂看點

高清美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