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過昭關》導演霍猛:創作者提出問題很重要

《過昭關》導演霍猛:創作者提出問題很重要
2019年05月20日 13:58 新浪娛樂

霍猛說,創作的人就像醫生一樣,你需要去觀察這個時代的問題,“你其實也改變不了什么,但我覺得提出問題是特別重要的。”

導演霍猛 導演霍猛
《過昭關》劇照 《過昭關》劇照

  新浪娛樂訊《過昭關》中的養蜂人段落讓人印象異常深刻。

  爺爺帶著孫子騎著三輪車一路跋涉,前往另一個城市看望幾十年未見的老友。中途遇到一個不能說話的養蜂人,養蜂人拿出一個類似《星球大戰》中光劍劍柄一樣的東西,對準聲帶就可以發出機械感十足的聲音。

  這個看似魔幻的段落和主題非常契合。《過昭關》講的是“交流”的問題,小到祖孫三代的交流,大到社會驟變下幾代人的“交流”。霍猛坦白,故事緣起于自己的爺爺,他想借此聚焦一代被時代遺忘的人,“他們不應該(被遺忘)。因為這些人很多時候他是我們的情感和精神世界的故土”。

  片中的爺爺通透豁達,盡管年輕時遭遇很多不平,卻仍懷有一顆寬容感恩的心。“(他提供了)一種可能性,就是你要怎么跟這個世界相處,生活沒那么好,但它也沒有那么糟糕,我們不一定要帶著怨氣和懷疑生活下去,”霍猛說。

  這和霍猛自己的經歷也有關系。《過昭關》是霍猛第二部長片。2012年他曾經拍過一部長片,但因為投資人臨時撤資,他不得已借錢填空,勉強完成。在那之后,他曾一度想過放棄。片中,爺爺半路遇到了一個投資失利不敢回家的年輕人。霍猛坦言,那個角色確有自己的影子,“其實拍這個電影也是在跟自己的困惑和解的過程,你就覺得你不得不拍這樣的一個東西。你的生活經驗,你的人生困惑需要一個出口,那這個出口有可能會是一個電影。”

  電影中,爺爺最終和兒子道歉,祖孫三代實現了短暫的和解。但在溫情背后,影片并不吝于展現更大層面上兩代人價值觀的疏離,甚至是“交流無能”。對此,霍猛說,創作的人就像醫生一樣,你需要去觀察這個時代的問題,“你其實也改變不了什么,但我覺得提出問題是特別重要的。”以爺爺為代表的那一代人的樸素的價值觀,雖然感染了一路上遇到陌生人,但最終還是封存在故鄉灰白的大雪里,這種集體失語是霍猛提出的問題,也是《過昭關》最為銳利的棱角。

  談緣起:故事是從我爺爺出來的

  新浪娛樂:電影講的是爺爺的故事,你之前也說,故事的緣起是自己的爺爺,電影中這個爺爺大概有多少是你自己爺爺的投影?

  導演:是的,這個故事就是從我爺爺出來的。他還活著的時候,有一年放暑假我回去,偶然之間他說自己接到一個電話,特別想去看看一個人。而且他也確實曾被打成右派,被拉到農場里。平時我跟我爺爺聊天的時候就發現,我爺爺就是那樣一個人,他總會說難的時候誰誰幫了他一下,比如說誰給他送了一雙布鞋,被平反的時候,大冬天,下著大雪,他老說有一個人冒著大雪,一拿到文件馬上就出發送到農場。

  新浪娛樂:電影里爺爺唱了一段《過昭關》的戲詞,這個是生活體驗,還是劇本創作時想到的?

  導演:這個倒是沒有,因為《過昭關》的名字是很早就定的,我一直在想要不要唱這個,或者是用什么別的方式來處理,比如說有沒有可能爺爺他會吹口哨。后來見到老爺子,我們的演員剛好他會唱戲,我就讓他用自己的幾種調子唱了一下那幾句詞,我覺得這樣好像更好,最后就用了這樣一個方式。因為這在日常生活中也很普遍,老人哄小孩睡覺哼兩句戲詞。更重要的是,那幾句唱詞的文本,跟這老人的人生非常契合。

  新浪娛樂: 剛才說到老爺子,你是怎么找到他的?

  導演:我一開始就知道,我肯定要找真實的農民來本色出演。當時回家以后,剛好隔壁有一個村子在唱戲,因為去看戲的基本上全是老人家,一下子有一兩百人的演員資料庫,本來是想從觀眾里邊。到了以后,我一個叔叔跟我說,他們村有以前自己做過業余劇團的。當時我就迅速地調整方向,要找村里邊之前在業余劇團里待過的人,因為他有過舞臺經驗,他不怯場,也就是說,解放天性這事兒對于他來講已經完成了。我們就這樣找到了老爺子。

  新浪娛樂:老爺子雖然之前有過舞臺表演經驗,但畢竟是第一次拍電影,這個調試期大概持續了多久?

  導演:其實最主要的還是讓他在鏡頭面前生活,而不是表演。換句話說,要讓他在鏡頭面前有意跟無意相結合,這樣來生活。有意就是,你得按照劇本的設定說哪些臺詞,不會要求他背下所有臺詞。無意就是讓他又非常放松的在鏡頭面前生活著。

  談主題:聚焦一代被遺忘的人

  新浪娛樂:里面有個養蜂人的段落,聽到有人說養蜂人的發聲器是不是什么黑科技,很好奇這個是怎么來的?有什么用意?

  導演:是真的有這種東西。我看到有很多人現在去淘寶求購這個東西。我在生活里遇到過這樣的一個人,然后你寫劇本的時候很自然而然的聯想到養蜂人。而且他那種狀態給這個人物背后賦予了更多的東西,一個是形象上,這種方式會讓大家覺得眼前一亮,沒太見到過;另外一種可能,我覺得像這樣的人,那么努力的,好不容易逮著了一個過路的,“哎呀,別走了,聊聊天什么的”,這么渴望說話的一個人,喝酒要一直勸……這種反差特別有意思,也讓人物背后的東西更加豐富。

  新浪娛樂:其實,整部電影也是在說“交流”這件事,小到祖孫三個人的交流,大到社會驟變之下幾代人的交流。主題很宏大,但你的處理方式非常微妙和克制。你在創作的時候,會有意識地規避太情緒化的東西嗎?

  導演:這個戲最主要的一個真實性的東西。在真實的生活里面,尤其是這個人物和這個題材,他是不可能會有那樣哭天痛地的非常激烈的東西,生活里他們就是這樣一個狀態。拍的時候倒不是要把握情緒上過或者不過,最主要的還是真實的程度夠還是不夠。真實性夠了之后,我相信這個情感的東西自然而然就在這里頭,反而有時候你在這兒各種煽,它反而假。因為你的基礎是真實,那你在這種真實里邊,情感的東西自然就附著在上面。

  新浪娛樂:片中爺爺和兒子的交流非常簡練,甚至疏離,這么處理是不是也是在暗示,兩代人交流的不可能性?

  導演:實際上,片中爺爺和兒子這種交流方式在村子里非常普遍,比如四五十歲的兒子和七八十歲的老父親在大街上迎面而過,誰也不搭理誰。再往下一代,完全不會這樣。從大的方面來講,這可能就是中國傳統的大家長之下,男性要沉默寡言,要樹立威嚴感。具體到我們的電影,從心理學的角度來看,你是可以看出來他年輕的時候吃過那么多苦,被打成右派,脾氣暴躁,經常打小孩,他跟兒子之間的關系一直很緊張,以至于無法交流。在這個影片里,很多地方你覺得是閑筆,其實也是在豐富這個人物。我特別喜歡爺爺回來在車上跟兒子說的那句臺詞,他說,想起來小時候不應該打他。我有一次看,我都覺得寫出這樣的臺詞,太牛逼了,因為這一句對他來說非常不容易說出口。但他說出來了,這可能是一代人跟另外一代人的和解。

  新浪娛樂:從一個更大的角度來看,爺爺代表的那種樸素的價值觀似乎也和兒子這一輩格格不入,你怎么看這種兩代人價值觀上的差異?你希望觀眾能從中找到什么?

  導演:電影里爺爺這一代的人是屬于被遺忘的一代人,包括不只是在情感上,包括他們的世界觀、他們的價值觀、他們的性格等等,其實都已經被我們遺忘掉了。被遺忘的原因是什么?我覺得很有可能是,比如說我們這幾十年特別大的變革,就像一臺開足馬力往前飛奔的一輛列車。賈樟柯[微博]也說過,他的電影很多時候是關注奔跑的時候被撞倒的那些人。那如果說這幾十年像一個飛馳的列車的話,上車的好多人他們可能就成為了社會的中流砥柱、成功人士,那些擠著想要登上這趟車,或者一直想要追上這輛列車的人們,他們可能就屬于像賈導說的“被撞倒的那些人”,他們追不上這輛列車。除此之外呢,還有好多人他們其實遠離這個鐵道沿線,他們甚至從來都沒見到過這輛列車,他們的生活方式,包括交際的圈子似乎跟這個東西是完全不搭嘎。那這些人,我們就不要他們了嗎?那他們身上沒有什么東西值得我們回望一下嗎?我有時候常常在想這個東西,我覺得他們不應該(被遺忘)。因為這些人很多時候他是我們的情感和精神世界的故土。

  新浪娛樂:所以說,這其中除了回望和懷戀,其實也有導演你的一種反思在?

  導演:我覺得,對于這種創作的人來說,不管是你用文字、音樂還是影像的方式來記錄這個時代,很多時候你是在觀察這個時代的問題,這個時代造成了這種特別困擾的問題,有時候你就跟個醫生似的。你其實也改變不了什么,但我覺得提出問題是特別重要的。對于創作者來講,你需要來穿透一些社會的表象,去把一些特別重要的問題把它拎出來,拎出來被大家看到。

  新浪娛樂:但其實可以看出導演你是很樂觀的。比如高速公路遇到的那個司機,爺爺最終還是感染了那個司機。

  導演:這也不能叫樂觀,我覺得這是一種可能性,就是你要怎么跟這個世界相處。我自己其實也做不到那種豁達,那種信任。生活沒那么好,但它也沒那么糟糕,我們不一定要帶著怨氣和懷疑生活下去。我記得高二的時候被停課,就和另一個同學坐車去許昌,后來決定逃票一路去北京。在車上我們眼睜睜看到一個小偷拿了別人的皮夾,翻了翻只有一堆證件,就隨手扔到了旁邊的鍋爐里。在車上我們也遇到了一男一女,下車以后,那個大姐就給了我100塊錢,告訴我們在北京待一兩天,趕緊買票回去。那男的就給了我一張IC卡,里邊大概也是70、80塊錢,說隨時給家里打電話。你看,這人生就是這樣。

  談自我:拍電影其實也是和自己的困惑和解

  新浪娛樂:《過昭關》是你的第二部長片。之前你曾說過,第一部長片因為投資方撤資,最后拍得非常辛苦。現在回過頭來,你怎么看第一次的經驗?

  導演:對,2012年的時候,那時候投資方還沒開機就撤資,把我搞的特別疲憊……那個項目只是拍完了,我記得啥都沒拍到,對我來講,劇本的東西啥都沒拍到。所以那是很可怕的事情,就是我們說一個導演對自己的作品永遠是不滿意的,但是不滿意到底是基于什么?你如果每一條喊過的時候都是基于錢、基于演員,基于一些外部的原因,那你這片子肯定好不了。但是你每條過的時候,基本上你自己心里邊真的是覺得它可以過了,每條都是這樣的話,那這片子出來之后,你再回頭看,雖然也還會有小的遺憾,但是你整體對自己來講是能夠交代過去的。

  新浪娛樂:當時有沒有想過放棄,去做別的?

  導演:那時候肯定想要放棄啊,欠這么多錢,然后也完全沒有拍電影的機會,你也看不到任何可能性,我無數次的想過要放棄。因為電影對于年輕導演來講,這兩年環境好一些了,就我們那幾年,其實對于年輕導演來講還是非常難出來的,難拍片的。

  新浪娛樂:是什么讓你一直堅持下來?

  導演:其實沒什么高大的東西讓你堅持下來,就一句話:你不會干別的。你要是會干別的,這時候真有一個發橫財的機會擺在你面前,你肯定也豪不猶豫的就去了,只是沒有那個機會,你只好老老實實的還是琢磨片子。

  新浪娛樂:這次我看到40萬成本全都是你一個人出的,是不是也是因為12年那次的經驗?這樣輕裝上陣是不是反而會有更大的自由度?

  導演:對。歸根到底,我覺得還是要問問自己,你到底為什么要拍這個片子?如果這個片子就是為了拿票房去的,那你的故事需不需要明星的輔助?需不需要資本的介入?你得想明白這件事情。如果有需要的話,那你就慢慢地等,混人脈也好,混資源也好,創投也好,你就往這個路子去走,這肯定也沒錯的。要么就是這故事,你覺得它不需要那些東西,那些東西對影片本身沒幫助。換句話說,你只能是具體的劇本、具體的導演去具體的做不同的嘗試,不要一棒子全奔這兒走,也不要一棒子全奔那邊走,他應該有各種各樣的方式。《過昭關》的這種拍法,我覺得對于想拍第一部長片的人,提供了一種拍攝的可能性,就是用極低的成本,哪怕說你請不來大的,我們都不說演員,哪怕你請不來牛逼的美術化妝、牛逼的制作人員,那你可以讓你旁邊的兄弟們來幫你。哪怕你這幫兄弟們從來沒拍過電影。他提供了拍電影的另外一種方式,這只是一個借鑒。當然它絕對不適合所有的項目。

  新浪娛樂:聊到這里,我突然想到里面還有一個因為投資失利不敢回家的年輕人,這是不是也有你自己的影子在?

  導演:有一點,有一點。

  新浪娛樂:所以這個電影也算是某種療愈?

  導演:其實拍這個電影也是在跟自己的困惑和解的過程,你就覺得你不得不拍這樣的一個東西。你的生活經驗,你的人生困惑需要一個出口,那這個出口有可能會是一個電影。(安東/文)

(責編:小萬)

過昭關
新浪娛樂公眾號
新浪娛樂公眾號

更多娛樂八卦、明星獨家視頻、音頻,粉絲福利掃描二維碼關注(sinaentertainment)

娛樂看點

高清美圖

精彩視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