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權力的游戲》大結局 史塔克每匹狼都有暗示

《權力的游戲》大結局 史塔克每匹狼都有暗示
2019年05月20日 15:11 新京報

在《權力的游戲》大結局中,導演使用了一系列分鏡。在這些分鏡里,觀眾們看到《權游》從狼家(史塔克家)開始也從狼家結束。

布蘭登(中) 圖源:新京報 布蘭登(中) 圖源:新京報
雪諾 圖源:新京報 雪諾 圖源:新京報

  在《權力的游戲》最后一集的結尾,導演使用了一系列分鏡,企圖喚回八年粉絲的一絲情懷,也為口碑持續走低的劇集挽回一絲顏面。在這些分鏡里,觀眾們看到《權力的游戲》從狼家(史塔克家)開始,也從狼家結束。

  史塔克家包括瓊恩·雪諾一共有六個孩子,除了在血色婚禮中死去的大兒子羅柏、早已變成三眼烏鴉的布蘭登、和幼小無助“獨狼死”的小兒子瑞肯,其余的幸存玩家都跟著各自的冰原狼走向了不同的命運。接下來我們就分析下狼家子女在劇集中的走向。

  布蘭登·史塔克

  比起他的兄弟姐妹,布蘭登的冰原狼“夏天”仿佛是他的眼睛、他的雙腿、他的力量,也因此引出了布蘭登成為綠先知(三眼烏鴉)的命運。“夏天”雖然在劇中為了保護布蘭登死去,但他以及千千萬萬的狼、乃至其他生物,都成為了布蘭登的一部分。

  最后一集推舉布蘭登為新王,體現了創作者通過《權力的游戲》為維斯特洛大陸政治結構改革的決心——“打破車輪”的決心。而這個目標,擁有貴族坦格利安血統的丹妮和瓊恩做不到,只有真正舍棄了史塔克的身份、代表著全人類的布蘭登能做到——布蘭登的存在,是為了以個體象征群體。

  也因此“夏天”的名字頗具意義。我們知道維斯特洛的世界里,只有帶來繁榮的夏季,和代表死亡的冬季。也許布蘭登的“夏天”,就象征著維斯特洛大陸最長久也最美好的希望。

  珊莎·史塔克

  沒有任何一個史塔克的孩子比珊莎更渴望能回到北境了。她從第一季里那個愛慕虛榮、貪戀南方溫暖的小女孩,一路成長為一個堅韌、冰冷、倔強的北境人。因為她的狼比別人的都離開得早,珊莎的成長道路持續地在尋找她童年時丟掉的那只狼。也許,在第八季里,她找回來了。

  珊莎的成長歷程一直由服裝配飾刻畫。第一季里她是一個看不起北境人的穿著而自己做衣服的女孩,在這一集末尾的分鏡,相較于哥哥和妹妹的佩劍,她的象征是穿上了北境人由皮革和厚布組成的、用紅色的魚梁木樹葉裝飾的衣服。北境女王珊莎,在這一季完成了她的自我認同之路。

  艾莉婭·史塔克

  在最后的分鏡里,艾莉婭帶上她的“縫衣針”,展開航海地圖,拿上望遠鏡,要探索維斯特洛以西的世界。而她的命運也與她的冰原狼“娜梅莉亞”相互呼應。

  在第七季開頭,艾莉婭遇見了已經成為河間地狼王的“娜梅莉亞”,并邀請其與自己一起上路。短暫的見面后,艾莉婭若有所思地說了句“這不是你”——若是“娜梅莉亞”拋棄了自己的自由,和艾莉婭離開,就不是艾莉婭認識的她了,反之,這也正是艾莉婭對自己的認識。

  也因此,在這一季里艾莉婭拒絕了詹得利的求婚,選擇去開創自己的世界。流著“奔狼之血”的艾莉婭,從來就不是個Lady。

  瓊恩·雪諾

  雖然不是艾德·史塔克的親骨肉,瓊恩卻是與艾德最像的孩子——作為次子/私生子,他們都被教育成為一名輔助者、循序者,而非開創者。也是因此,他們的人生面臨著同樣的考驗:愛與責任的抉擇。

  瓊恩第一次遇到這個抉擇是在他作為守夜人時,收到羅柏舉兵南下的消息。瓊恩與伊蒙學士展開了一段關于愛與責任的對話。出于愛,瓊恩希望能南下輔助長兄,但最后他選擇了留在長城,履行他作為一個守夜人的責任。

  在這一集里,瓊恩再次選擇了責任,犧牲所愛。在刺殺龍媽之前,他又回憶起了伊蒙學士曾對他說的:愛是責任之大忌。不論孰是孰非,面對這個命運中的選擇題,瓊恩其實一直都清楚自己的選擇。

  在最后一段分鏡里,瓊恩又拿起“雜種劍”長爪、與他的雜種(白化)狼“白靈”、帶領著和他一樣不被接受的“野人”回到長城之外。比起伊耿·坦格利安,他其實一直都只是最開始的那個私生子,雪諾。

  (文/吳伊杰)

權游雪諾史塔克
新浪娛樂公眾號
新浪娛樂公眾號

更多娛樂八卦、明星獨家視頻、音頻,粉絲福利掃描二維碼關注(sinaentertainment)

娛樂看點

高清美圖